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鲜活的少妇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老公出去会朋友,苏惠娟一个人留在了家里看着一个星期积攒的脏衣服,她开始了一个家庭主妇一天的工作。苏惠娟是小学老师,去年和丈夫搬进了新居,老公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工程师,虽说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现在的世道,女人择偶标准里经济实力可是首选,老公的人嘛,只要是过得去也就得了。
 
 
  苏惠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老公虽说是大了自己十岁,可是对自己是百般疼爱,凡事都依着自己的意思。那方面嘛,也可以满足自己的需要,同事们都说自己是个有福气的人。
 
 
  「铃~铃~铃~」
 
 
  「喂~哦?是吗?嗯~好,我老公他那里没有问题,我洗完衣服就去,好,拜拜!」苏惠娟放下电话,是同事约她出游。
 
 
  苏惠娟是个喜欢清静的人,可是偏偏遇上了一群爱玩闹的同事。前几次都拒绝了,这次实在没有什么理由了!再说出去散散心也好。
 
 
  苏惠娟写了个字条说明了自己要出去一天。字条放到桌子上,她就开始整理脏衣服。
 
 
  衣服洗好了,苏惠娟端着装满衣服的盆上了顶楼,家里也有晾衣服的地方,可是洗了大件比如说被单之类,还是在顶楼上干得比较快。
 
 
  天气实在是太好了!苏惠娟哼着歌上了顶楼,迎着阳光抖弄着洗好的衣服。
 
 
  在身边两侧的绳子上刚晾好被单,起了一阵风,在身侧刚晾好的被单轻柔地把自己裹在里面,阳光照在湿的被单上,映射出被单上的图案和花边,时而朦胧时而明亮。苏惠娟把脸贴上被单,感受着清凉的接触,鼻子里嗅着刚洗好的衣服特有的味道。
 
 
  苏惠娟完全没有发现有一双野兽的眼睛正注视着她,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终于晾好了!苏惠娟拎着盆儿要下楼了,刚一转身,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只大手和一块棉布。
 
 
  「唰!唰!」几声,厚重的窗帘使本来就不是很明亮的屋子立时陷入黑暗。
 
 
  灯亮了,十几个灯泡照得有点晃人的眼睛,屋子里是一副奇怪的景象:这是间十几平米的屋子,屋子里唯一的家具是一张大床,床上一个女人仰面躺着,被绳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嘴被胶带封住了,女人静静地躺着,看上去好象是睡熟了。
 
 
  拉亮灯的是李子键,床上躺着的是苏惠娟。李子键心里很很兴奋,不过同时他也很害怕,不停地交握双手,眼睛不安地看着床上的女人,以往在小说中看到的迷奸手段现在好像都被丢进了太平洋,自己是一点主意都没有。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干这样的事情,他紧张地看着床上的女人,生怕她会醒来。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李子键的心依然「怦怦怦」地跳。
 
 
  床上是令他日思夜盼的女人,李子键静静地看着她,他发现在睡梦中的她比在平台上时更美丽。
 
 
  绳子没有紧拉着女人的四肢,女人以一个半侧的姿势躺在床上,两个膝盖有一点并拢,单薄的七分裤紧贴着大腿,小内裤的形状完全落入了李子键的眼睛。
 
 
  李子键的手慢慢地伸向了那修长的大腿,入手的感觉很棒,质料极佳的裤子非但没有阻碍抚摸的动作,反而随着手移动,给李子键一种偷摸的感觉。这种像是在暗中猥亵女人的感觉刺激着李子键,使他越来越兴奋,手上的气力也随着呼吸得加重而渐渐变大起来。
 
 
  苏惠娟动了一下,吓得正在贪婪地爱抚着女人的身体的李子键像被蝎子蛰了一下,迅速地抽离了双手。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急忙从裤兜中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套在了苏惠娟的头上,同时快速地关了灯退了出去。
 
 
  李子键没有关门,因为那个屋子的隔音很好,门关了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
 
 
  他重重地坐在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他需要休息一下。李子键的心里一直没有平静,手上还残留着女人肉体的感觉,可是心里是七上八下地乱成一团。
 
 
  一根烟完了,在李子键准备续一根的时候,屋子有了女人挣扎的动静。李子键仓惶地捻灭了烟,冲进了屋子。
 
 
  他看到女人在床上奋力地挣扎,李子键原本想按住女人,可是……一个想法突然间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苏惠娟用力想摆脱束缚她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被人绑架了。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如何处置,电视上那些人贩子对付女人的手段一个个地出现在她的脑中,她心里极度地慌乱,恐惧充满了她的脑子,这正是李子键想要的结果。
 
 
  李子键依然坐着,夹着烟的手指虽然还在因紧张而颤抖,可是神情已经比刚才好了许多。
 
 
  几个小时过去了,李子键面前的烟灰缸里横七竖八地塞满了烟头。
 
 
  苏惠娟静静地躺着,眼泪已经打湿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她静静地抽噎着。
 
 
  屋子里空空的,没有一点点声音,自己已经折腾了很长的时间了,可是既没有人来,也听不到半点声音。她原本希望能引来绑架她的人,哪怕是听听声音也好,黑暗真是可怕……静,静,静得让人感到恐惧。无论自己怎么闹,就是没有人,也没有声音。
 
 
  苏惠娟感到无力了,恐惧和不安交替占据着她的心,折磨着她。苏惠娟静静地等着,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子键洗了个澡,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了,女人还没有吃东西,可是自己实在是没有胆量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喂她,所以李子键一直在等待。可是女人鲜活的肉体对他有着太大的吸引力,他轻轻地靠近屋子,他原本以为女人没吃没喝一定是累得睡了,可是进入他眼睛的却恰恰相反,女人正极力地扭动身体,而且这次比前几次的幅度都大。
 
 
  「她想干什么?」李子键在问自己的时候,手在不由自主地发抖,当他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时,他的全身都开始发抖了。
 
 
  女人奋力扭动了一会儿后静了下来,就在李子键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女人又开始扭动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这种间歇性的挣扎像极了垂死的动物,看得李子键已经忘记了思考,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突然女人被胶带封住的嘴发出了低哑但是骇人的声音,同时也停止了动作,就像被枪打中了,身体静静地落回到了床上,女人的头侧向一边,除了抽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出事了!」这是李子键这时唯一想到的,他也顾不得了,大步冲到床前。
 
 
  女人听到了人的声音突然出现了疯狂的挣扎,吓得李子键马上用带有乙醚的棉布捂在了她的鼻子上,女人停止了挣扎,晕了过去。
 
 
  李子键长长地出了口气,疲惫地坐在床边。
 
 
  「咦!」这是什么?李子键的手感到了一片潮湿,茫然地在床上寻找,发现女人裆部有一大片水渍,瞬时李子键明白了女人奋力挣扎的原因。虽然女人的身上有一股骚味,可是被尿水浸湿的两腿之间,那依然在尿水中的臀部令李子键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
 
 
  李子键实在压制不住自己了,轻轻解开女人衬衣的扣子。他感觉就像新郎在洞房的第一夜,心中充满了激动和期待。
 
 
  女人已经挣扎了很久,加上天气热的原因,女人的衣服都紧紧地贴在身上,这着实费了他一番功夫。女人的身体整个呈现了,女人的乳房不是很大,看上去就像个小笼包一样,但是小腹依然是平坦的。黑色的阴毛遮盖着小穴,大部分被刚才的尿水打湿贴在大腿内侧。红润的小穴,阴唇微微地张开,白嫩的大腿和手臂上是散落的衣服。
 
 
  李子键用火一样的目光扫视着女人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像一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童,双手更是肆无忌惮地玩弄着每一寸肌肤,甚至连女人最羞耻的部位都被李子键亲吻和爱抚。
 
 
  但是他并没有做下一步的行动,而是端来水,像情人一样洗干净了女人的身体,替她更换了床单。女人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趁着她昏迷的时候,李子键松开绳子替她换上自己的衣服。做完这一切,李子键又重新绑好绳子,把女人抱在怀里,口对口地喂她稀饭,只是喂完之后又给她灌了几大杯水和半颗巴豆……苏惠娟醒了,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的衣服换了,床单换了,身上也是干净舒爽的,再想一想昏迷以前,自己……自己……居然在床上,一个陌生的床上放尿了……屈辱的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苏惠娟只是记得自己尿尿的次数是越来越多,而且每次尿完就被人弄昏,醒来之后就是干净的衣服和清爽的身体,本来她的思维还在运转,可是一次次巨大的耻辱已经使她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而且前几次尿尿前她还在用力挣扎,但上一次,她实在是没有忍住,居然就在床上来了个大号。虽说事后还是一样被那个不知名的人清理得干干净净,但她的意志已经完全地丧失了,她的大脑已经没有任何的活动了,她不想想任何人任何事,她已经完全崩溃了。
 
 
  一个文弱的女人能承受多大的打击?她只是个女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只想平平静静地过日子,但这一切……如果说还有一个人能存在于她的大脑中,那就是为她擦屎洗尿的人了。想到这里苏惠娟突然有了个想法: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自己会比那些妓女更受人鄙视。想到这里,眼前仿佛就已经围满了人,数不清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但是……「我怎么办?怎么办?」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的苏惠娟无法控制地开始用力捶打床面。